分分钟想当个屁给自己放了。
 

难得想写点长的,虽然并没有什么卵用

在胖子前无论加上什么样的形容词,胖子始终是个胖子,无论是灵活的胖子还是有才华的胖子,哪怕是,不太胖的胖子。想想就悲伤。


2015年注定是一些人迷茫、彷徨、又充满刺激的一年,当然,这样的每年都不少,所以2015也只不过是我们这些人特别的2015而已。


硬把起始点定在2015准确来说也不对,因为很早之前我们就开始做准备了,也早就迫不及待想要脱掉校服甩掉学生的帽子帅气的闯进社会这个大圈子了。想着会像有不死技能的漫画主角一样,被打成猪头多少次都能咬牙再站起来。究竟有多少人能再站起来我也不知道,反正现在不少人已经走上打boss之路了。这就挺好的。谁说被打成猪头就耽误你...

 

没事闲的来篇长的

-

-

啥叫低谷期,到现在也还只弄了个稀里糊涂。

反正弄明白照样还是颓废,想站起来光靠别人泼冷水骂醒怎么行。

不顶用啊,被鼓励加委婉骂了三个月该起来的还是没起来,自己就想趴着,别人使多大劲拉你都没用。

-

貌似从学校回来我就不太顶用了,站站不直,坐坐不舒服,躺着当然还是睡得着的,但就是怎么呆着都不对劲儿。

我以为出去潇洒一段时间回来就能浑身舒畅了,但又不敢,不敢在大家都开始实习的时候去潇洒。

后来我琢磨估计我一上班就能老实巴交干点实事了,但还是小瞧自己的脾气了,我不服更不忿儿,不服都比人提前了那么久开始实习了怎么这回还不能歇歇,不忿都那么久没出去嗨过了都努力了那么久了为啥不能放...

 

当所有的空间都无处可躲时,我也还要写写写。

时不常的就有打开就一大堆抱怨倾泻而出的情况。

半天了都不知道该写的情况倒是少的很。虽然经常是半个月不写,一写连续半个月瞎逼逼吧。写字是多好的一个习惯啊,跑步也是,不过跑步太难坚持,写字却应该一直继续。

每天每天都要跟别人交流,不管你喜欢的还是迫于无奈的,你总得让自己假装融入进去,假装和这世界严丝合缝的共存着。


社交软件究竟是好是坏,一旦开始热闹起来我就好像忘记思考。认同感和关注牵起虚荣心的手大步的向前走,看不到的尽头不仅有神秘感,多少也会担心。


谨慎小心,百利无害。


 

丁二就这么站在自己家门口,没掏兜儿找烟,也没准备敲门进去拿手机。

女朋友生气成这个样子就是敲了门估计也不会给我开,反正老子手机里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丁二这么想着抬脚下楼准备去哪个哥们儿家混混时间。


到了楼下一看表,这点儿该上班的都在公司呢,不务正业的还在夜店没着家呢。能去哪儿啊,先走着再说吧,前段哪个明星不说了么一步一步,咱先且行且摩擦着。老子总不能家门口等着女朋友猴年马月回心转意来找吧。


家门口前边街有个沙县小吃,丁二要了碗酸辣粉,虽然吃得一把鼻涕一把泪,但好歹热热乎乎的也算舒服。痛快!老爷们就该吃点热乎的,女的才大冬天纠结穿不穿秋裤呢。

他女朋友也不知道吃什么药了要不...

 

张小凡寻死记。

张小凡决定跳楼自杀。


张小凡有这个想法已经很久了。

从小张小凡就知道自己只是这芸芸众生中平凡的一个,普通的姓,平凡的名。当同龄的孩子还在想象自己会成为世界上最厉害的英雄,父母拥有神奇魔力,轻松的就能解决各种问题时,张小凡早就懂得了什么叫不知天高地厚。他知道父母只是再普通不过的普通人,每天勤勤恳恳的工作,也依旧因为车贷房债以及自己的学费而被压的抬不起头来。既买不起动辄上万的名牌包,也没命住进连排的大别墅。他有时候也想过,要是他爹妈会魔法,大概首先会让时间倒流到他们还没出生时候,然后,让时间停止吧。


张小凡一直过得像他名字一样,上着不好不坏的学校,考着不上...

 

病毒。

“快,快把这还没被催化过的大青枣儿给吃了,吃了你就好了。”

我费尽的抬起眼皮看了一眼,没被催化,开玩笑,这个儿头还不是被催化的除非你跟我说它是大青桃。

高烧导致脑子有点不太灵光,但我还是能思考的。虽然最后我还是吃了,因为这估计是我们家唯一一个“绿色”食品了,我妈把它让给了我,我没法拒绝,
就算她也不是我亲妈,我也没法拒绝。


吃完了青枣儿头更晕了赶紧又继续躺下。

现在医院已经没人敢去了,反正去了也治不好病,更何况医院本身就是病毒的大本营,一开始病毒还没扩散的这么严重的时候就是因为一堆人涌去医院看病才把病毒带出来的。

再后来,整个城市都被病毒给侵占了,食物都被催化了,大米长得跟花生似的...

 

没事闲的就讲讲故事,有事干就干点正事。

-

-

有些事抱怨没意思,不抱怨觉得憋屈。

我知道大概我还是太闲所以没事老玩情绪低落成狗的小孩子游戏。

但我起码没指望谁来安慰我,好歹我还知道自己的破事儿自己料理,这点道理我姑且还懂。


我只是很不懂那些我不想做不想懂却迫于现实必须要做的事儿,我忘了之前谁说的为了不做那些逼事儿所以要加倍努力加倍成功才能不被现实所左右。


每次都是一要干正事就先出点逼事儿让我无法继续正能量满满,或者我就从来没有正能量满满过

我就是一个负能量大坑,深不见底,只有当快要溢出的时候我才觉得自己负能量很多,解决掉溢出的那部分,就以为自己解决了全部。


长久以来的习惯已经让我太过了解太多道理,我可以...

 

许久不来连当初那点纠结的事儿都记不起来了真是大松心啊我。

-

-

我清楚为什么而来为什么而走,慢慢也明白所谓往事如烟大概就是出现逐渐比烦恼的事更重要的事要解决,一件接一件,于是等你想起当初那点伤痛的时候,基本早就烟消云散了。时间过得太快,谁还有功夫翻旧账啊。


最近过于松散,但之前也确实有一些忙碌还有以为又要天塌地陷的事情,怕死了,委屈死了,难熬的很,但是为了面子我总不能事事都报备给你。虽然之前经常废柴到半夜打电话哭诉,不过现在我也学会隐忍一点,能不哭就不哭,或者非到哭鼻子的程度就赶紧哭完赶紧睡觉省得明天起不来耽误进度。我还是很有责任感的啊对吧。


我在你看不到的地方拼了命的成长,想成为自己理想中的样子,而不是另一个你。又哭又笑,一边骂娘...

 

每个时间段都有目标想成为理想中的样子。
十几岁想变得阳光,热情,不被周遭的恶意和眼光所左右,我行我素,但不骄傲,就做善良又正直的普通孩子。当从胆小,害羞又有些自卑真正蜕变成这样子时似乎已经将这样的行为习惯成自然,高兴,兴奋,觉得自己真的有能力改变自己,简直不可思议。

二十几岁开始发现仅仅这样不足以立足社会,各种矛盾各种不和谐让我又开始反思这样的自己到底能不能坚持下去,一旦开始这样想就不自主的随波逐流为了别人的要求而改变为了融入社会而适应。慢慢成长为既不像原来那样纯粹也不像完全圆滑于世的样子,不解,烦躁,愤怒,最后对自己失望,完全对自己的成长失去信心。再到必须重新建立自己的理想,成长成崭新的自己。成...

 

彭大满的倔姑娘

我有个哥们,名字挺大众,叫彭大满。快三张了,还是恋爱小白,对喜欢的姑娘一点辙都没有。90后都结婚生孩子了,他愣是连初恋都只能勉强用暗恋的女神来凑活,唉,咱们乐观点,总比硬盘里的女神强吧。


彭大满长相是典型的屌丝,但人还算上进。二流大学没毕业就开始创业,算不上多成功但好歹把自己养了个白白胖胖。给爹妈买了套勉强能划在3环的房子,老两口平常不愁吃喝,没事跳个舞下个棋也算老有所乐。哦,对了大满还有辆车,虽然不是奥字开头但好歹也没用拓字结尾。小伙子一直生活的很认真,生活也不好意思对他太残酷,除了长相不灵,别的还算挺顺。


按理说彭大满这样的人参加个什么相亲节目不能牵...

1/2
1
 
2